<pre id="ddjxp"></pre>
<pre id="ddjxp"></pre>
<pre id="ddjxp"></pre>

<pre id="ddjxp"></pre>

<pre id="ddjxp"><output id="ddjxp"><delect id="ddjxp"></delect></output></pre>

<p id="ddjxp"></p>

<pre id="ddjxp"></pre>

<p id="ddjxp"><delect id="ddjxp"></delect></p>
<p id="ddjxp"><p id="ddjxp"><menuitem id="ddjxp"></menuitem></p></p>

<pre id="ddjxp"><delect id="ddjxp"><delect id="ddjxp"></delect></delect></pre>
<output id="ddjxp"><delect id="ddjxp"></delect></output>
<noframes id="ddjxp">
<p id="ddjxp"><output id="ddjxp"></output></p>

<p id="ddjxp"></p>

<p id="ddjxp"><output id="ddjxp"></output></p><pre id="ddjxp"><p id="ddjxp"></p></pre>

<p id="ddjxp"></p>

<output id="ddjxp"><menuitem id="ddjxp"></menuitem></output>

<pre id="ddjxp"></pre><output id="ddjxp"><output id="ddjxp"></output></output><p id="ddjxp"><delect id="ddjxp"><menuitem id="ddjxp"></menuitem></delect></p>

中國光伏“用市場換技術”的“血淚”之路

——2015.03.09

  中國改革開放之路基本上是采用后發優勢理論,是指后發展國家可以從先行發達國家那里很快模仿到技術,不必走彎路,甚至可以利用發達國家產業結構調整與升級機會,直接實現產業結構升級,并融入其全球產業鏈中,使后來者能順利實現現代化。我國光伏產業不僅篤信后發優勢理論,而且走出了一條“用市場換技術”的“血淚”之路。


  政府的有形之手


  在2004年光伏產業起步時,因創新能力不足,市場發育程度不夠,使該產業已出現了三波起伏。為扶持該產業,培育環保經濟,政府的確給予該產業超國民的政策待遇。國家發改委2006年1月4日頒布《可再生能源發電價格和費用分攤管理試行辦法(發改價格(2006)7號)》著重規定:針對不同可再生能源技術特點和經濟性,明確上網電價定價方式和水平;明確可再生能源發電上網電價超出部分由全體電力用戶分攤的原則,確定分攤水平、具體的征收、支出的管理辦法。不僅從此拉開了可再生能源發電產業提速的大幕,而且超越權限,替全國人大做主,從全體國民的錢包中拿錢發展該產業。    


  但2008年遇上了全球經濟危機,使光伏發電與其他產業一樣都出現了外需不足的問題,為了確保國內GDP和就業,政府意外采取了4萬億元財政外加三年26萬億元信貸的超大規模貨幣刺激的經濟計劃,使想進入該產業和想引進多晶硅等光伏發電組件生產裝備的企業獲得了極大的融資便利。


  2009 年12月,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上通過《關于修改可再生能源法的決定》,提出國家財政設立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進一步規定基金的資金來源包括國家財政年度安排的專項資金和依法征收的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收入。值得注意的是,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收入部分主要來源于銷售電價的分攤,并由電網企業代收。


  既有全國人大以立法形式開道,又有金融機構超大規模信貸額度護航,再加上地方政府官員承載GDP考核壓力后的激情保駕,光伏發電產業又借到了環保經濟之東風,天時地利人和一樣不缺,使其不想做大都難。該產業不僅逆經濟大勢從幾家企業迅速膨脹到數十家,而且迅速出現了產能過剩。


  一方面,出口受阻,美歐等國家針對中國光伏產品的反傾銷調查不斷增加,另一方面,拓展國內市場又遭到電網公司“懈怠”,使光伏發電產業進退維谷。更為痛苦的是,截至2011年底,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缺口達到107億元。若不進一步提高收費標準,預計2015年該資金缺口將達到330億元左右。這對可再生能源發電企業電費結算和整個產業的健康發展將產生嚴重的不利影響。于是,國家發展改革委再次做主發通知,要求從2013年9月25日起,將除居民生活和農業生產用電之外的其他用電,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標準由每千瓦時0.8分錢提高到1.5分錢。政府又一次用有形之手將補貼基金征收標準提高了近88%。


  從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構成看,除來自財政年度安排的專項資金外,調價前的存量是全體電力用戶分攤,調價后是除居民生活和農業生產用電之外的其他用電者上繳增值88%部分的附加收入。但這部分附加收入又會以電價成本加價分攤到生產出的其他產品上,最終由居民和農業生產買單。


  由于全民買單式的補貼政策既可以快速培育國內光伏發電市場,又能降低企業進入光伏發電市場的風險。于是,在后發優勢理論指導下,爭先恐后地引進,落后,再引進,再落后,隨即造成產能過剩和惡性價格戰。到2011年前,國內共有43家西門子法多晶硅企業,20家物理法多晶硅企業,由于沒有足夠的創新能力,隨著多晶硅價格持續下跌,造成大批競爭力低和依靠減稅、補貼都無法生存的企業被迫關停,結果又造成引進流水線的沉沒成本發生。


  補貼、減稅似乎成了光伏行業的一劑毒藥。同時,更顯露出政府以無約束無成本資金構建的國家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去扶持非公共產品所造成的市場低效等問題。似乎印證著美國前總統羅納德˙里根所說,“政府并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政府才是問題本身所在?!?/strong>

?
服務熱線:400 800 1592
郵箱:sale@www.fnfuji.com
地址:廈門市海滄區新陽工業區新樂路26號
首頁|新聞中心|產品中心|典型案例|市場營銷|關于我們|服務支持
中国亚洲日韩a在线欧美-色五月开心婷中文字幕-激情综合婷婷丁香五月-国产一级a作爱高清|丝袜人妻影音先锋中文字幕|亚洲中文高清不卡综合网-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人